国际商报广东记者站-国际商报-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主办: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分享微信微博APP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俘虏还是叛逃者?塔利班战士诉说相互冲突的故事

来源: 作者:admin 2019-11-08 15:38:42

  阿富汗法扎巴德--他们漫无目的地在一个戒备森严的大院里踱来踱去,踏过他们的胡须和地上的剪发。塔利班武装分子中共有98人,年仅16岁,年龄仅为65岁的一名白胡子老兵。

  他们都放下武器,宣誓效忠阿富汗政府。但其原因取决于谁在讲述这个故事,同时也说明了一场战争的复杂性,在这场战争中,换位是很常见的。

  报名参加早间简报通讯

  阿富汗军方表示,在阿富汗军队从塔利班手中夺回三个地区后,这些塔利班武装分子为了挽救生命而辞职。在绝望的时候,在东北部的巴达赫尚省,激烈的战斗九月。

  该省国家情报机构负责人告诉这些战斗人员,如果他们放弃塔利班,他们就可以自由返回平民生活。

  但在大院的院子里,一些战士说,在他们被拘留之前,他们已经计划这么做了。一些人说,他们与政府的朋友和亲戚密谋放弃塔利班,尽管争夺地区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

  其他人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枪口下投降,然后屈从于他们典型的塔利班风格--长发和胡须--用理发师修剪。

  但他们并没有畅所欲言。他们向来访的“纽约时报”记者讲述他们的故事,当时在场的是国家安全局一名怒目而视的官员,他经常打断他们,纠正或训斥他们说得太坦率。

  院子里的场面有着一场精练表演的所有装束,战士们礼貌地同意了情报官员的意见。但每当他走开时,他们都会给出更坦率的评价。

  特别是在巴达赫尚这样的偏远地区,喀布尔中央政府是一个遥远的想法,塔利班、其他叛乱团体和安全部队之间的切换是一个经常发生的事件。旧的地方对抗在新的效忠中不断上演。青金石和金矿,再加上毒品走私,增加了复杂性。

  几个人说,直到四年前他们的地区被武装分子占领后,他们才勉强加入塔利班。他们有着共同的怨恨:来自巴基斯坦、中国、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外国圣战分子征用他们的家园并要求食物。

  巴达赫尚省政府情报指挥官穆罕默德·哈尼夫·努里斯塔尼准将(Mohammad Hanif Nuristani)表示,该省至少有400名外国武装分子加入了塔利班、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

  “他们不会说我们的语言,但我们分享食物,”46岁的苏丹穆罕默德说。他说他指挥了15名塔利班战士。“我们别无选择,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我们支持他们。”

  穆罕默德说,在塔利班接管之前,他是一名支持政府的教师。他说,在9月份的战斗之前和期间,他一直通过电话与当地政府领导人保持联系。

  当被问及他和他的部下是投降还是被俘虏时,穆罕默德先生回答说:“我们没有被俘。我们支持政府,安沙拉。“

  19岁的尼扎姆丁(Nizamuddin)只有一个名字,他说,今年他急切地加入了塔利班,因为他对他所说的“他们的意识形态”很感兴趣。但当阿富汗军队发动攻击时,他说,他的哥哥--一名政府情报官员--打电话说服他叛逃。

  他说,他改变立场是因为外国圣战分子的存在,他说他们的存在引起了美国的空袭。“我们不希望他们在我们的祖国,但我们别无选择,”他说。

  这位情报官员说,政府已经为这些战士提供了食物、淋浴和生活空间。他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身穿闪闪发亮的蓝色西装,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他说,应他们的要求,他提供了一个理发师来修剪他们的长发和胡须。

  “我们想要看起来像政府的人民,”一名战士宣布,他的同伴们一片哗然地笑了起来。

  这名情报官员说,这些被允许携带手机与家人联系的战士将被允许很快回家。他说,他们可以自由离开大院,但周围都是武装情报机构的士兵,他们封锁了大门。

  这些战士最近被带到省首府法扎巴德,与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HamdullahMohib一起参加了一个仪式。莫希布在推特上说,这些人放弃了暴力。他赞扬他们“选择正确的道路”和“认可”政府的合法性。

  省议会成员阿卜杜拉·纳吉·纳扎里(Abdullah Naji Nazari)表示,武装分子“不再喜欢塔利班”,现在信任政府部队帮助他们保卫村庄。

  努里斯塔尼将军说,战士们提供了宝贵的情报。“也许我们会把他们作为间谍送回给我们,”他说。

  在院子里,身材矮小的穆罕默德·哈桑(Mohammad Hassan)说,上世纪80年代,他在为塔利班作战时,向苏联士兵和政府军发射了火箭榴弹。

  现在,他说,如果政府能武装他,他完全愿意向他的前塔利班同志发射同样的武器。他说,在加入塔利班之前,他曾是一名农民,但现在他只想战斗。

  “有些人喜欢园艺或鹦鹉,”他笑着说。“我喜欢打架”

  他的同志们笑得团团转。其中一个打了那个老人的背。

  “我对战争上瘾了,”哈桑先生继续说。“我的绰号是哈桑·火箭!”

  更多的笑声,甚至来自携带武器的情报机构警卫。

  院子里的景象很快就结束了,情报官员表示该结束了。来访者撤退了。战士们,有些人似乎已经投降,有些人可能已经叛逃,他们重新在大院里踱来踱去。

  其中一个卫兵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

  “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危险的,”他说。“我们一个也不相信。”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东街8号楼 | 办公室:8610-8456122 | 编辑部:8610-8456122

京icp备10210212号 中国产业新闻网 © 版权所有2006-2019